• 关 键 字:
  •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大奖娱乐官网手机 >> 中国钢铁业期待“高性能”救赎
字号:   

中国钢铁业期待“高性能”救赎

浏览次数: 日期:2011年9月20日 22:51
  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成为全球钢铁产量大国。不过,在粗钢产量连创新高之际,困扰我国钢铁业多年的低附加值、低毛利率的宿疾却总是挥之不去。步入“十二五”,钢铁业也迎来转型机遇。权威人士透露,即将发布的钢铁工业“十二五”规划的核心指导思想之一就是以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为主攻方向,扩大高性能钢材品种,同时,还将加强钢铁产业链延伸和上下游协同发展。显然,走高附加值的发展之路符合钢铁行业长期发展趋势。不过,被寄予厚望的高性能钢如何发展?怎样推广?能否帮助全行业摆脱低迷?一个个谜题还都有待正解。   结构转型迫在眉睫   我国钢铁产业在“十一五”期间取得快速发展,2010年全国粗钢产量已经超过6亿吨,2011年正朝着突破7亿吨的方向迈进。当传统钢铁产能面临低附加值、高能耗的瓶颈,即将遭到大规模淘汰时,高性能钢铁产品就成为行业破解资源、环境以及能耗桎梏,实现品种和结构转型的突破口。   不仅是“十二五”新材料规划将高性能钢列为政策重点支持的品种之一,在即将出台的钢铁业“十二五”规划中,发展高性能钢也是重中之重。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司钢铁处处长苗治民透露,“十二五”期间首先要促进钢铁产品升级换代。对于“量大面广”的钢铁产品,主要是提升档次和稳定性,全面推进钢材标准升级。对于“高性能”的钢铁产品,重点是加强应用,同时,鼓励少数有实力的企业开发高端钢材品种,并支持特钢企业的发展。   据了解,国家将通过税收减免、补贴、重大项目支持等形式支持钢铁企业研发、研究成果产业化和发展相关配套设施。更有业内人士估算,扶持资金由企业和政府共同承担,或达数千亿元。   事实上,高性能钢的开发和应用涉及多个产业领域,仅从钢铁行业角度来看,高性能钢几乎涵盖了所有钢材品种中的高性能产品。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首席分析师迟京东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规划中提到的高性能钢,主要指关键钢材品种,既包括使用“量大面广”的品种,如高性能螺纹钢,也包括部分高质量、高附加值的钢材品种,如汽车用板、齿轮钢、高速列车用动轨、车轴、高压锅炉板、海洋平台用钢、石油开采用钢、输送用钢等,还包括大量特殊钢和特殊材料。   仅以特钢为例,早在今年年初的《钢铁工业“十二五”规划(草案)》中,就已经指明特种钢铁重点方向将是高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海洋工程和海上石油开采、大型和特殊性能船舶和舰艇、节能环保汽车、特高压电网等高端装备制造领域的专用钢材。   显然,当我国步入工业化发展的中后期阶段时,传统的“钢筋+水泥”的粗放式投资已经逐渐没落,下游交通、机械等行业向高端化需求的演变正促使钢铁行业品种结构转型和升级。   然而,部分高端化钢材品种,却面临国内生产薄弱、仍需依赖进口的局面。“国内一些品种钢的进口量比较大,国内产能尚不能满足需求。”有分析师指出,国内生产的普通品种钢材占比较大,部分冷轧、镀锌、硅钢等品种还要依赖进口。   但总体来看,高性能钢已经是行业长期发展趋势。经过多年发展,我国主要依靠进口的钢材品种已经越来越少,但具备生产高性能钢铁能力的企业仍然集中在少数大型钢铁集团。“国内能够生产高端产品的企业并不是很多,有的品种大概有十家企业能够生产,有的甚至只有一两家。”迟京东表示,像汽车用冷轧面板,目前只有宝钢、鞍钢、武钢、首钢这些企业能够生产,其他企业还没有达到这种能力和水平。特钢产能也主要集中在上海宝钢、东北特钢等企业。   据了解,宝钢股份作为中国钢铁龙头企业,生产产品主要用于汽车和造船,具有较高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东北特钢则是我国特钢生产“大户”,在模具钢、汽车用齿轮钢、高温合金轴承钢等领域保持较高的市场占有率。此外,武钢的高牌号取向硅钢、马钢的高速车轮用钢、鞍钢的油船货油舱用耐腐蚀船板、太钢的高强度新兴不锈钢等产品也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   转型还需上下游合力   我国钢铁业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各式各样的“矛盾”:一方面,粗钢产量连连增长,而钢企盈利却节节下滑;另一方面,结构调整呼声不断,但中低端产品仍供需两旺。之所以形成如此现状,实在不能简单归罪于行业本身。作为工业发展的缩影,钢铁业要实现转型,绝离不开上下游产业的“合力”。   目前,我国钢铁业粗放式发展导致的产能过剩以及产品结构不合理等问题日益突出。2010年,我国粗钢产量突破6亿吨,产量占世界总量的比重超过40%。据测算,其中粗钢产能过剩约1亿吨,特别是大量中低端产品充斥市场,使钢企盈利能力大幅下滑。目前行业毛利率不到10%,成为国民经济中盈利能力最低的行业。这与节节攀升的产量规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为纠结的是,尽管钢铁行业一直强调调整产品结构,但是高附加值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依然相对滞后,一些品种钢以及特种钢材的国内产能不足,仍需大量进口。   之所以形成如此的品种供应结构,与下游供求关系、国家政策和宏观经济变化不无关系,这一点从各个钢材品种的产量变化上就能窥得一二。由于国家加大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力度,再加上国家加大农田水利投资力度等措施,长材需求相对旺盛,上半年长材产量同比增长了14.97%。反观板带材情况,由于汽车消费增长受到抑制,板材需求增长明显减弱,特别是冷轧类产品的需求不乐观,上半年板带材产量同比仅增长9.34%。   事实上,中小企业正是生产建筑钢材等长材的“主力军”,而在国家下达的淘汰落后企业名单中,中小企业占据了大多数,这就造成了淘汰落后与市场需求之间的矛盾。这也从一个侧面提示我们,重视和引导下游需求,是钢铁业能否顺利实现转型的重要因素。   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期,普钢需求将逐步放缓,汽车、机械、石油、电力等行业的发展将拉动高端钢材需求增长。因此,钢铁业产品结构转型是大势所趋。在这种背景下,加强上下游产业的联合就更显出其重要性。   为解决这一问题,上下游调整步伐、协调节奏显得十分重要。目前我国部分高附加值钢材品种虽有生产能力,但下游需求市场没有完全打开,或是使用标准并不匹配,导致推广上存在难度。此外,一些行业主要依靠引进或国际合作发展,产品设计使用的钢材依靠国外的钢材标准,使用户不得不进口国外钢材。因此,不仅钢铁业要实现转型,下游重点用钢行业的产品升级换代和结构调整也迫在眉睫。   有识之士指出,钢铁业可以与下游行业协会及龙头企业、最终用户、科研单位等建立合作推进机制,建立高性能钢铁材料的应用示范平台,加强钢铁产品标准升级,并促进下游用钢设计规范的同步升级,使上下游能够协同发展。   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在“十二五”发展高性能钢铁品种的探索过程中,生产、应用甚至是产业间的合作都可以通过政策来推进,但是行业发展的源动力——技术的革新,却需要企业踏踏实实地投入。   产业联动箭在弦上   “十二五”高性能钢发展在即,而行业中的产品开发、生产和应用环节之间的关系却尚待理顺。如何使钢企生产的高性能钢材产品得到实际应用?最为有效的方法便是建立产业联动机制,促进生产和需求端的相互影响。   工信部原材料司钢铁处副处长徐文立指出,高性能钢的制约环节较多,推进难度较大,单靠企业和行业协会难以有效协调各方关系和利益,有必要依靠政府力量加以协调推动,建立跨行业的合作推进机制。   “十二五期间钢铁行业面临升级换代,推进高性能钢将主要以产业联动的形式进行。”迟京东表示,具体将借鉴工信部与住建部联手推进高强度钢筋的模式,与汽车、造船、发电、机械等行业成立推进协调小组,从技术开发、产品生产应用,到使用标准的修订,都要采取产业间的联动和战略合作的方式推进。   工信部人士则透露,工信部原材料司正会同装备司在船舶行业建立合作机制。工信部将积极推进汽车、家电、石油、铁路等领域高性能钢铁材料的合作机制,促进钢铁工业和重点用钢行业产品升级换代和结构调整,实现产业链整体技术进步。   产业联动口号的提出,针对的正是高性能钢推进过程中“产业间缺乏联动机制、各行业孤军作战”的头号症结。   事实上,仅从生产端来看,近年来我国钢铁产品结构优化已经取得了一定进步。工信部数据显示,我国钢铁业的自给率已从2001年的84.3%提高到2010年的97%,并开发出一批高强建筑用钢板、高性能管线钢、大型水电站用钢、高磁感取向硅钢、高速铁路用钢轨、高强度汽车板、航天器用合金材料、抗震建筑用高强螺纹钢筋等高性能钢铁材料。   由于自给率提高,目前我国大部分钢材品种已经能够实现自主生产。中钢协人士表示,从进口情况看,目前只有1000多万吨国内生产的品种与进口产品在质量和性能上有差距,其余已经可以基本自主解决。但当前面临的问题是,推广高性能钢需要生产端和用户端的双向合作,而目前高性能钢铁材料的使用比例较低。   以建筑钢材为例,据业内人士介绍,我国钢筋产品分为II级、III级和IV级等牌号,其中,III级、IV级钢筋强度高、韧性好,具有较高的抗震性能。美、英、日等国家已普遍采用III级钢筋,而我国仍然以II级钢筋应用为主。   推广III级螺纹钢、淘汰II级螺纹钢的呼声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出现,但一直没有实施,直到近几年才引起重视。正是由于缺乏有效机制,下游建筑行业依然习惯以II级螺纹钢作为主力钢筋设计,导致在实际推广应用上无法与生产商衔接。   去年住建部就已明确要求,从今年7月1日起,国家重点工程使用III级螺纹钢。工信部与住建部也已联手建立推广应用高强度钢筋协调机制,推进《钢筋混凝土用钢标准》和《混凝土结构设计规范》衔接。一旦设计规范修改,III级甚至IV级被“强制”应用,就可以从需求端促使钢材升级,从而带动国内建筑钢铁行业的发展。业内人士指出,2010年我国钢筋总产量超过了1.3亿吨,其中400MPa及以上高强钢筋产量所占的比重为37%左右。若III级及以上钢筋消费比重再增加30%-50%,至少可以节约钢材1000万吨。   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螺纹钢、热轧带钢、热轧硅钢将逐步淘汰,分别将腾出市场空间7800万吨、4541万吨和58.5万吨。另外,钢结构中厚板的用量为4000万吨/年,其中高端产品用量占比仅5%,产品发展空间十分广阔。   产业短期仍将承压   高成本、高能耗、低附加值、低毛利率……这一直是困扰着钢铁行业的“宿疾”。业内人士指出,从长期来看,高性能钢的发展目标将促使行业升级换代。但“远水难解近渴”,短期内钢铁业依然面临着原材料成本以及管理费用的压力。   “发展高性能钢、实现产品升级是行业长期发展的目标。但是短期来看,控制生产成本和管理财务成本,仍是钢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指出,过高的铁矿石价格所带来的原材料成本高企,已经成为影响行业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   根据中钢协数据,今年1-7月我国进口铁矿石3.89亿吨,同比增长7.81%,平均进口铁矿石到岸价为162.76美元/吨,同比增长37.79%。以此计算,我国进口铁矿石已比上年同期多支付了211.01亿美元,相当于多支付了1371.95亿元人民币,是同期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的2.1倍。   中钢协党委副书记罗冰生表示,进口铁矿石大幅度涨价是造成全行业低效益运行的主要原因,进口铁矿石高价格给全行业带来了巨大损失。   “全球铁矿石价格不断涨价,使钢铁企业盈利水平不断下降,反过来,矿山公司的盈利则大幅度提高。”罗冰生指出,今年上半年淡水河谷公司实现利润132.8亿美元,必和必拓公司实现利润130.8亿美元,均超过了我国钢铁行业的盈利总和,这种状况极不合理。进口高价铁矿石已经成为造成钢铁业高成本、低效益的主要原因。   如果说高价铁矿石是造成行业盈利能力低下的主要原因,那么我国钢铁业较高的管理财务费用水平则是吞噬利润的又一个“罪魁祸首”。1-7月,大中型钢企实际发生财务费用348.46亿元,同比增长了33.51%,占销售收入的1.65%。   为解决这些问题,罗冰生指出,应该坚持“走出去”的发展战略,加大海外铁矿山的投资、开发、参股,提高海外权益矿的比重。同时,规范进口铁矿石市场秩序,做好进口铁矿石代理制和进口铁矿石流向管理。此外,钢铁业应控制财务费用大幅增长、减少实物库存总量和减少资金占用,保证企业资金合理流动,并提高运行质量和效益。
所属类别: 大奖娱乐官网手机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